吾命

情深不寿。

【EA圣诞贺文】Christmas Time

某灯P_数学不到135不改名:

马西亚夫精神病院圣诞巨献x
来自阿语、灯、贝斯特、橙子满满的爱意♡
文章中每次***换一个人,按照我上面提到的顺序,手机不能艾特真是抱歉
【没错我就是写的最少的那个】
圣诞快乐!
***
“平安夜,圣善夜。”
Ezio站在教堂的最高处,月光洒在他一席白袍之上,将他的头发染成银色。
远方的鸽子咕咕叫了两声盘飞到Ezio身边来,其中一只停在他肩上。Ezio伸手取下鸽子脚上的密函,上面只写了四个字:
“我已回家。”
他笑起来,把纸卷好塞进口袋。月光是那么亮,穿过教堂的彩色玻璃,照在吟唱圣诗的人脸上,每个人都多了几分神圣。
“万暗中,光华射,”
Ezio拉低了帽檐,一跃而下。

“静享天赐安眠。”

“Altair?”推开家门,壁炉以及悄悄烧了起来,屋里就比外头要暖和多了。Ezio长呼出一口气。
“我在。”他听到Altair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,“你任务完成的太晚了。”
“今天平安夜,我去教堂听他们唱歌了。”
“怎么?”Altair止住了手上的活,“对圣诗突然有了兴趣?”
“不……”Ezio斟酌了一下,“我想唱给你听听。”
Altair顿住了。“额…Ezio,你应该明白……”
“我开玩笑的啦。”Ezio摆了摆手。“圣诞节诶,开心吗?别家人都在开派对,我们却一路鲜血作陪。”
“这是命Ezio,”Altair走近了他,“这也是一种庆祝方式。”
“那么,不如我们也过一次‘正常人’过的圣诞节吧?”
***
Altair并没有认真地庆祝过圣诞节,而Ezio对圣诞节的记忆停在他17岁父亲与哥哥被杀的那天。
“我们应该搞只火鸡来。”Ezio说,“没有烤火鸡的圣诞节不叫圣诞节。”
“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店会开了。”Altair耸了耸肩。
“我知道哪里有。”Ezio爬上窗户,“一起来?”
“这一点都不‘正常’。”Altair跟上Ezio,翻出了窗户。
屋顶上积了一层薄雪,两人只好放慢速度,平安夜的街上空无一人,这天早些时候举行的派对留下的物品还放在原地,那些剩下的食物早已被饥肠辘辘的野狗吃得一干二净。
“我们到底要去哪里?”Altair问。
“去找只火鸡啊。”Ezio吹了声口哨,远处的马嘶鸣了一声,往他们所在的位置赶来。
空气里弥漫着烤乳猪与布丁的味道,这一定是个大家庭才会吃烤乳猪,Ezio想起了小时候他和Claudia还有Federico一起在炉火边坐了一夜,吃完了几盘大布丁,直到最大的Federico阻止他们继续往肚子里塞各种甜食。
马蹄声渐近,Ezio扯着Altair跳到马背上,穿过满地白雪的小巷,朝城外奔去。
***
城外的道路上,雪与泥土混合着,干而脆,脚踏上去发出破碎的声音。院子的雪地上还留着一些小动物的脚印,一直伸延到远处。这间大农舍窗上虽然积着雪,但主人早已点燃了蜡烛,烛光孤寂地照射出来。白桦树和雪堆之间,炊烟也从烟囱飘渺出。农舍里偶尔传出丁丁的劈柴声,更多的是,舍里小孩子的打闹声与主人的谈话声,餐具叮当的碰撞声。
“我们来这里干什么?”“你瞧!”Ezio指着远处。前方的篱笆里有一只黑乎乎的不明物体,在白雪中十分显眼。Ezio拉着Altair的手,小心翼翼地往它靠近。
“咯吱!”我靠……Ezio低头,抬起了向前一步的脚。原来是从树下掉落的树枝被他踩断了。
那团看起来毛茸茸的黑色团子被惊扰了,抬起了红色的脑袋。
是一只火鸡
那只火鸡用黑溜溜的眼珠子看着定住的两人。一片白茫的雪地里,一只黑色的火鸡与两个白袍男人,就这么定在原地。屋舍内的嬉笑声与吃烤肉的咀嚼声交织着,占领了整个世界。屋外静悄悄的,下起了雪。
略带灰朦的夜空,不断有鹅绒般的细雪飘落。落在了男人们的兜帽上,肩头上。火鸡抖落自己身上的雪,缩成一团,闭上了眼睛。
“这就是你的计划?”Altair拍了拍肩上的碎雪。“不,”Ezio压低了声音,尴尬地扯起了笑容,“我也不知道它会转过头来,我发誓。”Altair呼出了白雾,中东导师还是不习惯寒冷,降雪的低温使他沉默不语。他弹出了袖剑,拉低了兜帽:“把它带走我们就回去?”“只要不惊动它,”Ezio搓了搓开始冻僵的双手,“要是让农舍主人发现了就不好了。”
Ezio早应该知道,这句话要早点提醒Altair,然而他并没有这么做,已经迟了。话音伴随着白雪落下,Altair已经顺着呼啸的寒风冲向前去。
“咯吱!”Ezio已经在内心将这根树枝的所有祖宗用语言侵犯了一遍———这也不管用。那只火鸡突然转过头来,Altair不知所措,停下了脚步。
这一定是我一辈子最讨厌的声音了。Altair内心咒骂着。“吱!!!!”突然起来的刺耳的鸣叫,惊扰了屋舍内的所有人。他们放下了手中的刀叉,打开了房门,屋顶上滑落的雪堆没有吸引他们的主意。黑压压的夜空与白茫茫的大雪,只能依稀看得见一些足迹。屋外的寒冷,迫使他们关上了房门,屋内又热闹了起来。
Altair站起身来,看着底下正在抖动尾羽的罪魁祸首。“我突然特别想吃火鸡了,Ezio。”“当然,圣诞节可不能缺少火鸡。”Ezio跳下屋顶,扔出了飞刀。飞到划过银弧,刺穿了火鸡的喉咙。它哽咽住了,倒地痉挛着,流出的血液染红了身下的雪地。
“我们不应该直接把它抱走。”Ezio从钱袋拿出一些金币,撒落在血泊边上,翻身上马。
马蹄声远,只在雪地留下一串脚印。
***
这是Altair第一次过圣诞节——应Ezio的邀请共进意大利式的圣诞午餐。他曾经听说过意大利的美食闻名遐迩,直到现在才有深刻体会:新鲜的,五彩缤纷的淋满橄榄油的凯撒沙拉;浇上黑椒汁的牛排在铁板上滋滋作响,仿佛正在演奏着一曲圣诞歌谣;新鲜出炉的海鲜披萨被小心翼翼切开,马苏里拉芝士与饼皮仿佛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依依不舍地缠绵;放置在陶瓷盘子里的葡萄,像是用玛瑙雕刻一般,闪着水光。最显眼的是那被做成意大利国旗型的,装饰着圣诞老人的翻糖蛋糕。光是漂亮的造型就已让他垂涎三尺。桌角摆放着两只精致的高脚杯,不过现在里面却空无一物。而桌子中心一个巨大的空位提示着这顿豪华午餐的主角还未登场,“这顿饭快赶上宰牲节了!”Altair嘴里塞满了牛肉,含糊不清的说着。“尝尝这个?”Ezio为两人面前的酒杯添上酒“这可是我父亲珍藏的白葡萄酒,差不多有点年头了……噢,我差点忘记你是不喝酒的。”“既然你已经邀请我吃饭了,那就入乡随俗吧。”说完他端起酒杯,啜了一小口。淡淡的葡萄芳香在舌尖上蔓延,这是他第一次喝酒,感觉还不错。
一只雕工精美的银盘被端了上来,翠绿的生菜叶上点缀着红色的圣女果,烤的金黄发亮的火鸡被置于其上。阿泰尔隔桌老远就闻见它的香气。“这是你应得的。”Ezio笑着看着对方把肉送进嘴里。
"这是——"Altair用餐刀挑出一枚戒指放在桌子上。"还有个银牌"他好奇地盯着银牌。“我想知道上面都写了什么?”“没什么,不过是些用意大利文写成的肉麻话。”清清嗓子“我希望你凝视着这枚戒指的时候,看到的不是宝石,而是我的眼睛。我希望你仰望着星空的时候,看到的不是星座,而是我的样子。我希望你向神祈祷的时候,念的不是经文,而是我的名字。我希望我对你说我爱你,而你说我也是。Ezio Auditore.”Altair愣了一下,一朵粉红的云霞在脸颊上绽开。
他小心翼翼的戴上那戒指
窗外,是呼啸的北风与漫天飞舞的雪花,而窗内两人秉烛对坐。
“谢谢你的礼物Ezio。还有,我爱你。”
END.

评论

热度(118)

  1. 吾命8 Mile 转载了此文字